老宋

老宋是我在饮服公司工作时的同事。

老宋身材高挑,生得眉清目秀,人群中,你远远就能看见他的身影,会让人想起鹤立鸡群这个词。

老宋大我二十岁左右,那时好像四十来岁的样子。我到饮服公司人秘股上班时,老宋在公司业务股当股长,算是个“实权派”,但大家一般不叫他股长,都叫他老宋。饮服公司是商业局几十个下属单位之一,在那个年代,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全民单位。饮服公司分饮食与服务两大块,饮食主要是饭店、饺面店,服务包括理发、照相、旅社、浴室等,公司管辖的大大小小几十个门店,分布在高邮城区的东西南北。当时有点名气的门店有高邮饭店、秦邮饭店、北海饭店、实验菜馆、五柳园饭店、运河饭店、高邮照相馆、湖光照相馆、秦邮旅社、三星池、四德泉、大众、向阳浴室等,计划经济时代,这些门店需要的米、面、油、煤都由公司业务股核定计划,每月按时下拨。这些门店的计划本都由老宋掌控,为此,门店的负责人都挺巴结他,有时遇上计划不够用时,总想从他这弄一点“计划外”,左一声老宋,右一声老宋,老宋被喊得心烦,但决不意乱,对确实因业务大,计划不够用的,他会在公司计划的大盘子里抠一点,额外补贴一点“麻油花子”。那个年代,商业业态基本是国营一枝独秀,每家门店生意都红红火火,核定的计划不够用也是常事。老宋把几十家门店的计划管理得一一当当,大小门店负责人都心服口服,一则是业务水平,二则是老宋的为人灵活豁达。老宋不仅对业务十分熟悉,说起饮食来也头头是道,口若悬河,俨然一个美食家。老宋其实没正儿八经拿过“刀铲”,但他擅长品味,酸甜麻辣、刀功火候总能说出子丑寅卯来,老宋口才绝对,像个大师,说得大厨们频频点头。

老宋对外交往也是一把好手,在江苏境内同行中有一点小名气,人脉不错。那时局领导外出考察饮服业、烹饪协会出去学习交流,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老宋。老宋对外打交道能力很强,常常是仅和对方一面之交,第二次便能熟络到开怀畅饮的程度。上海绿波廊、苏州松鹤楼、北京饭店、南京夫子庙饮服公司、扬州富春等等,老宋一个电话过去便能搞定。我和老宋共事几年,有幸和他出过两趟差。当时觉得能和老宋一道出差是件挺惬意的事情,他会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帖,等我们上车出发时,目的地那边的吃住行均已搞定。老宋很随和,没有一点架子,从不因为自己是个股长或资格老,在我们这些小年轻面前耍大牌,同他出去,只要跟在他后面即可,一切都是他在前开路。那次在泰兴黄桥,老宋与对方公司的副经理刚一见面,走上去就是一个热情的“熊抱”,仿佛多年未见的好友重逢。后来我和老宋说,你和这位经理好熟啊!老宋狡黠一笑:就在省公司的一次年会上和他碰过一次酒杯。老宋其实酒量不算大,但他豪爽仗义,三杯下肚,便显出一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架势。无论在家还是外出,老宋一头乌黑的头发永远打理得板板正正,一丝不乱,和他常穿的火箭头皮鞋一样锃亮,挺讲究。

还有一次我和老宋去江都,江都饭店的老总亲自上桌招待我们,菜肴质量自然不在话下,精致可口,特别是有几道饭店自制的“看家莱”,更是入味爽口。席间老宋对一道卤素鸡赞不绝口,对饭店老总说,素鸡做得水平不一般,既有韧劲,入口又柔软,给我们带一点回去学习学习。一席话说得饭店老总眉开眼笑,立即安排厨房弄来一整段还未拆开绷布的素鸡。回来的车上,老宋半眯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,笑着对我说:明天下酒菜有了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老宋曾被局里抽调到供电部门工作,一年多时间,又回到公司。据说供电那边盛情挽留他,他执意要回来。老宋后来说,我丢不下这里的老哥们。老宋讲的是大实话,当年公司男女老少都和他谈得来。老宋最轻松的时候,是骑着他那辆二八杠的永久自行车,挨个地到各门店看看,用现在的说法叫全面掌握第一手资料。

老宋前几年走了,我知道时,他已入土为安,成为憾事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